2011年4月18日

原文刊載於:T.M.Revolution、6年ぶり9枚目のオリジナル・アルバム『CLOUD NINE』ついにリリース

出道第15年的T.M.Revolution,在這一年發行了睽違六年的第九張全新專輯『CLOUD NINE』!發揮完全的T.M.Revolution風格――懷著對T.M.R.深刻的愛與信賴及自負推出的這張專輯,有著「這就是T.M.Revolution!」與「這也是T.M.Revolution!?」、在穩固的主軸下自由度又更進一步,是再度展現了T.M.R.無限可能性的最佳傑作。等了六年是值得的!相信聽到專輯的每個人都會這麼想。

採訪・文●赤木まみ

※採訪於2011年3月3日

20110418-barks-『CLOUD NINE』.jpg

透過「發揮原本的T.M.R風格」的部分,不必刻意追求整體性,做出與之前不同嘗試的部分也會自然融合。

――這張專輯真的太棒了!而且也有許多新的元素,我好驚訝。

西川:是嗎?(笑)我自己倒是覺得在製作過程中完全沒有做任何新的挑戰呢。尤其單曲都是已經先決定要嫁到哪個人家,先有「想要這樣的T.M.Revolution」這樣一度加入了客觀的視角完成的歌曲。以專輯來說也是有表現出更廣的跨度啦,但以我來說反而是以不做任何「新的挑戰」的方式去完成的。

――真的嗎?我倒是覺得新歌幾乎都是「新的挑戰」啊……而且每一首都很棒。

西川:謝謝。不過T.M.Revolution是在90年代的sound的全盛時期誕生的,不管在這之上做再多變化、想做出當下的感覺,但原本帶有的色彩也擦不掉、應該說也沒必要擦掉。以這層意義上來說,我是抱著「原原本本的T.M.Revolution就好了」、「發揮原本的T.M.Revolution的色彩吧」的心情製作的。所以這六年來與其說是準備做新的東西、更像是將歷史疏理連結,然後以這張專輯的型式完成,跟大家一起共享。是這樣的想法更強烈。

――具體來說,要推出睽違六年的專輯,最困難的應該是一開始的概念設定吧。有做為主軸的歌曲嗎?

西川:要說概念的話有「Naked arms」和「SWORD SUMMIT」、還有「Pearl in the shell」「水に映る月」「Thousands Morning Refrain」這幾首歌可以說是這次的主軸。尤其是「Pearl ~」的BPM很快,很有「T.M.R.的風格」,同時又強調了光澤和性感的色彩,跟「Naked arms」「SWORD SUMMIT」「Save The One ~」這些強勢的歌曲明顯不同,從這方面來說,就像剛剛說的「發揮T.M.R.原本的色彩」的這個部分,就算不刻意要求整體感、就算做出跟之前不同的東西,也自然地融合在其中了吧。另外這首歌在去年的「INAZUMA ROCK FES 2010」第一次演出,這一點應該也很重要。

――也就是說「Pearl ~」成為了突破口、由此開始收集歌曲囉?

西川:不,與其說是收歌,應該說最初我內心就隱約定下了一個架構,這種風格的歌應該要怎麼平衡之類的。

――你說的最初內心定下的架構是什麼?

西川:比方說「Thousands Morning Refrain」是用比較積極的面相切入的情歌,那更纖細更觸動人心的就是「水に映る月」。像這樣配置「對比」的歌曲,這是我一直想做的事。另外像「Reload」這樣不插電編曲的歌也是至此之前的專輯一定會有的。我想用我現在的聲音、傳達此刻的心情。

――對!那首「Reload」也讓我很驚訝。T.M.Revolution居然會唱這麼有生活感的歌詞!?

西川:歌詞最後是在擔心吃飯的事(笑)。

――對對對(笑)。包括這一點在內,我覺得這次的專輯有很多以前沒有的要素。像「Fate and Faith」也是很funky很帥呢。

西川:第12首「Fate and Faith」的唱法幾乎全都用接近假音的音色、是很女性化的歌。其實這首歌的排序也有意義,「φ9 (nine) Lives」是非常粗獷、很男性化,像是臉上帶著笑容行禮如儀、但在看不見的地方會吐出舌頭,說出很強勢、不妥協的真心話的感覺。也就是說,極端男性化的歌曲緊接著極度女性化的歌,形成一個對比。另外第9和第10首也是,在最早跟『戰國BASARA』系列合作時誕生的第一首歌「crosswise」、和最新的BASARA歌曲「SWORD SUMMIT」排在一起。最後的第17、18首也是,把最新的單曲和這18首之中最舊的單曲排在一起。

※注)此處提到的曲序為初回生產限定盤B中的18首,初回生產限定盤A和通常盤僅收錄12首歌。

以T.M.R.來說,我只把錄音作品當成「比較豪華的DEMO」,剩下的是在現場演出跟大家一起完成。

undefined――聽你一說確實是這樣……但在這之前我完全沒發現。

西川:哎呀,這是當然的啊。要是這麼容易就被發現,那我也會不好意思「居然被發現了」(笑)。不過啊,為什麼會這麼堅持「對比」,也跟『CLOUD NINE』這個專輯名稱有關。這是第九張專輯,我想用上九這個數字,而這張專輯在我心中的形象是「陰與陽」,「9」這個數字的外形也是…組合起來也是成對的嘛。

――就像太極符號一樣。

西川:對對對。第九張專輯、陰與陽的歌曲各九首,總共18首。兩兩一對、一定有其中的意涵,我是用這樣的概念下去製作的。不過這只是我在製作作品時的想法,現階段充其量只是我自己的念頭,只是片面的。所以要等到有人聽了、加入之後才合而為一……反過來說,我希望T.M.R.是這樣的存在,也只能是這樣的存在吧。所以我想透過這張專輯來表現這一點。

――原來如此ー!實在是總結得太美了。

西川:辛苦了收工囉!(笑)

――不不不、再讓我多問一些啦(笑)。剛剛提到的「φ9(nine)Lives」也是至此之前從未有過的風格,你唱起來覺得怎麼樣?

西川:說到這首歌,如果我現在才出道第五年應該說不出口,其實在我一路走來、經歷過許多次剛剛都還站在我身邊的人、因為一點小事就離棄的經驗。即使如此,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還是要背負著T.M.Revolution活下去,這也是我表明這樣的決心的一首歌。而且這又是冠上專輯名稱上的「9」的數字的歌,可以說是為這張專輯做出總結的重要歌曲。不過這首歌沒什麼起伏、如果只是單純地唱的話會顯得非常單調,所以一開始我也很煩惱不知道該怎麼辦,不過最後還是捨棄了炫技的唱法、而是自然而然地,用身體的本能反應去唱,唱出來就是這樣。

――那麼你一開始也說了「這次完全不做新的挑戰」,這首歌也並沒有特別挑戰囉?

西川:沒有呢。這次什麼都沒做。

――什麼都沒做嗎!?(笑)我倒是認為這張『CLOUD NINE』是展現了T.M.R.無限可能性的傑作呢!

西川:欸──?(笑)

――所以今天聽到西川先生說這張專輯一點抱負都沒有讓我覺得好掃興呢(笑)。

西川:哈哈哈哈。不過啊,我覺得事情就是這樣呢。因為要是太過用力,認為「就是要做成這樣」「一定要這樣呈現!」說不定反而就脫離了想要給人的印象。所以我現在反而覺得這樣說不定比較好。從最初自己認為的「來做T.M.Revolution」開始、一路不曾偏離地走來,而這樣形塑而成的東西、能讓大家完全接受,我覺得這樣應該算是大成功吧。嘛,接下來就交給各位聽歌的人了,大家要怎麼感受都無所謂,至少希望大家能把這18首歌連聽下來,這樣我就很高興了。另外以T.M.R.來說,我只把錄音作品當成「比較豪華的DEMO」而已。接下來就是在現場跟大家一起製作、讓作品漸趨完成。

――在現場演出共享、然後一起完成太極符的陰陽兩面。不過要巡迴44場,真的很漫長呢。

西川:不,一定轉眼就過去了啦。比起這個,我更擔心中間穿插了拍攝連續劇的行程啊(笑)。

――哈哈哈哈。看來你的15週年會很忙碌呢。

西川:就是說啊。不過「一回過神才發現15週年結束了」其實才是最好的狀態。這件事也已經公布了,我準備發行歌迷選歌的自我翻唱精選輯,5月13日在三麗鷗彩虹樂園有15週年的紀念活動,今年也還會辦INAZUMA……真的有太多太多事、應該會是非常充實的一年。

    文章標籤

    西川貴教 T.M.Revolution

    全站熱搜

    Sh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