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5日

原文刊載於:西川貴教「常に自分は1年生」――恥をかくことを恐れない、“兄貴”の生き様

說到日本最具代表性的「大哥」就一定會想到這個人、西川貴教。

總是給人充滿活力的印象的西川大哥,「新年時想喝屠蘇酒卻被誤認為是未成年」的驚人事蹟還記憶猶新,但更驚人的是,他在2020年就要50歲了。

說到西川,除了本業的音樂人活動之外,還參與晨間劇『緋紅』的演出、以及首次於『大家一起做肌肉體操』首次登場,還被選為東京奧運聖火傳遞的滋賀縣代表跑者,引發話題。即使快要50歲,仍然不設限地在各個領域持續嘗試新挑戰。

一路走來、直到成為現在如此活躍的「西川大哥」的路上,背後有著他在音樂領域之外的挑戰中眾多的糾結與煩惱。

撮影/アライテツヤ 訪問・撰文/阿部裕華 造型/川部 優花 妝髮/浅沼 薫(Deep-End)

旁人委託的工作,才能發現新的自我

2020年是西川先生邁入50歲的一年,在這一年裡你受邀成為聖火跑者、並將演出音樂劇『搖滾教室』,除了音樂之外也活躍在各個領域。你做出這些多元化挑戰的動力是什麼呢?

哈哈哈,動力啊。老實說,會做這麼多的挑戰,是因為大家都一直叫我「做這個!做那個!」啊(笑)。
我只是前往大家帶我去的地方而已。我會站在這些地方都是大家的責任,不管順不順利都希望大家不要跟我抱怨。我是抱著「是你們叫我做的喔!」的心情(笑)。

演出晨間劇『緋紅』也是嗎?

晨間劇也是喔。這一路走來都是身邊的人跟我說「西川先生應該做得到這個吧?」「可以請你試試看這個嗎?」像這樣不斷發掘我自己也無法想像的地方。
其實自己的魅力往往在自己意想不到的地方。我深刻感受到自己的魅力和能成為武器的魅力,都在身邊的人告訴我的面向。

有很多事情是靠自己也不會發現的嘛。

與其自己心裡認定「應該這麼做」,不如在身邊的人說「你試試看這個吧!」的時候先接受去試試看。我認為一定能透過這樣重新發現一些什麼,所以只要身邊的人說「去做吧」的工作我就會積極去挑戰。

開口問丟臉一時、不問丟臉一輩子

但我認為並不是大家都跟西川先生一樣、會有人願意帶著前往新的地方。要成為大家願意邀約的存在,你有特別注重什麼事嗎?

有不知道的事、有煩惱的時候,總之就老實說出來。

你會開始這麼做是有什麼契機嗎?

最早接到演戲的工作時,突然就說要演主角。是一齣叫『恐怖花店』(1999年)的音樂劇,當時來場的觀眾不少,評價也還不錯。但在我心中一直覺得很心虛。

心虛?

我認為自己並不是演員,(去演舞台劇)對認真鑽研演技的演員太失禮了。所以之後有一陣子一直拒絕演戲的工作。
不過後來因為被盧到受不了,就說「那就這麼一次」就又上台演出了(笑)。

那是什麼作品?

是一齣叫『一步登天』(2007年)的音樂劇,演出這部作品讓我有了新發現。
在那之前我一直認定「我是主角、我是座長,我不能有迷惘或疑問」。但其實這樣的想法才是對認真面對演戲的演員們最失禮的。要認真投入演戲,不知道的事就應該坦率承認「我不知道」勇於提問才對。

正是因為認真面對角色,才會有疑問吧。

開口問只是丟臉一時,不問就會丟臉一輩子。
之後不管做什麼樣的挑戰,我都會自我提醒、抱著「把自己當成新生」的心態。跟是不是主角、是不是座長無關,請大家教我該怎麼做。不管在哪裡都能當新生學到很多東西,真的很幸運。

最近舞台劇、電視劇、動畫等演技的工作也愈來愈多了嘛。

我也不知道這是好是壞啦(笑)。就算隨時都以新生的心態去面對演戲,但內心深處還是會覺得「我這種人怎麼有資格當演員……」。
不過2018演出地球Gorgeous的舞台劇『ZEROTOPIA』時,岸谷五朗先生對我說「你是個優秀的演員了,給我抬頭挺胸地演下去!」,在那之後我面對演戲的心態又不同了,最近演戲的工作就又變多了(笑)。

打開視野的契機是『鋼彈SEED』

西川先生給人一種正能量爆表的印象……。

咦ー是嗎?(笑)

對,所以你會有「我這種人怎麼有資格…」的想法讓我很訝異。

哈哈哈!現在回想起來,應該是還沒有背負起作品的決心吧。
正好20年前、我要邁入30歲前最後的時光。正好接連有舞台劇和電視劇演出的邀約。當時全都硬著頭皮去了,但那種綁手綁腳的感覺一直都在,所以我非常不甘心。

正好就是你演出『恐怖花店』的那陣子吧。

之後不只舞台劇、音樂以外的工作和電視節目也幾乎完全不碰。我覺得當時應該是認定了「不能做音樂以外的事!」死腦筋的時期吧。
不過2002~2003年接到『機動戰士鋼彈SEED』的工作時,身邊得到的迴響跟之前不太一樣。

在『機動戰士鋼彈SEED』你除了演唱主題曲『INVOKE』之外,也挑戰了米蓋爾‧艾曼的聲優工作。

就是啊。主流出道第十年、我自己也正式邁入第二階段的感覺。就是從那時候開始,我的視野慢慢打開了。
其實我原本想「T.M.Revolution」這個個人的Project在第十年差不多可以結束了,但到了十週年的2006年,我感覺到「『T.M.Revolution』不再只屬於我自己」,萌生了在此之前沒有過的責任感。
在這樣的心境變化當中,在許多因緣際會下,我又再度挑戰了原本打算再也不碰的舞台劇。

那就是2007年的『一步登天』吧。

製作人足足花了三年說服我(笑)。我也不知道他幹嘛這麼堅持要找我(笑)。
『一步登天』是非常經典的百老匯音樂劇,所以這次機會讓我從頭開始學習音樂劇。重新認識到何謂音樂劇後,加上我慢慢地調整自己的心態,許多事也跟著改變了。

就是從這時候開始建立了「不懂的東西不要繼續不懂」的價值觀吧。

能得到如此有限的機會,真的是非常令人感激的事。所以我認為絕對不能抱著半吊子的心態。這麼一想之後,就開始覺得「在排練場就算出糗也沒關係」。
「與其在正式演出時丟臉,不如在排練場把臉都丟光吧!」這樣。這樣也很好啊,反正又沒人看到(笑)。

確實是這樣。

在那個地方又不是拿錢請人來看,所以是不是有做到自己想要的演技、是不是忘詞了、還是手忙腳亂的都無所謂。丟完臉、再繼續嘗試各種挑戰。
接到滋賀故鄉觀光大使的邀約也差不多是這個時期的事。

你在2008年就任滋賀故鄉觀光大使、2009年在滋賀舉辦大型戶外搖滾音樂祭「INAZUMA ROCK FES」。到了現在,說到西川先生大家就會想到滋賀縣了。

在那之前我其實並沒有好好地面對故鄉。不過成為觀光大使、開始回家鄉之後,就覺得滋賀真是太可愛了。
而且「INAZUMA ROCK FES」從演出人員的交涉到各種大小事都是自己來,不管有沒有交集的人,都直接去事務所談,獲得對方的理解。真的做了很多挑戰。
之後又接到更多不同領域的工作,等我回過神來已經變成一個搞不清楚到底在幹嘛的「怪人」了(笑)。

接下來想成為為全日本的人們「牽線的人」的存在

你真的做了很多事,還有沒有覺得「接下來想挑戰這個!」的事?

有!

請務必告訴我們!

我不要~好丟臉(笑)。

透露一點點就好!(笑)

欸~(笑)。
這個嘛……。我這十幾年來持續舉辦「INAZUMA ROCK FES」這個活動,透過音樂持續進行地方振興及創生,在滋賀持續地將人與人連結起來。

對。因為西川先生牽起的人與人的緣份一定非常多。

我接下來想再更廣泛地、成為將全日本的人們連結在一起的存在。我想把「牽起人與人的緣份」這件事昇華到下一個階段。

這是為什麼?

我覺得現在的日本娛樂業界很封閉。
CD賣不好、娛樂業界整體都沒有活力。韓國、中國、越南等等,其他亞洲各國都非常活絡,以前大家印象中「東亞的代表是日本」這樣的姿態已經開始脆弱地崩壞、大家慢慢喪失自信,但我還是覺得「還有很多可以做的,不能放棄!」
我希望能把這樣的想法化為確切的形態、為了未來活躍於娛樂業界的人們打造機會,現在正在做這樣的準備。

持續挑戰的「大哥」真的是太帥了。

有很多困難就是了……。必須對抗跟以往完全不同的事物。不過我想做,有太多想做的事,時間不夠用!我其實很著急(笑)。

身體就是自己的標誌。肌肉不會背叛你

你在2020年新年播出的『大家的肌肉體操』首次上節目也引發不少討論。你開始健身有什麼理由嗎?

我會舉辦長期的巡迴演出,要帶給觀眾100%的演出只能靠健身了。
對我來說是幾十場演出中的一場,但對前來的觀眾來說很可能是直接見到我的唯一一場演出。結果我卻不是萬全的狀態,這樣不是很可惜嗎?我為了改善這一點,跟許多人商量過後,就開始健身。

開始健身之後,你的身體和精神方面有什麼樣的變化嗎?

身體上的變化當然是有的,我現在能唱到的KEY比起出道當時更高了、表演上能做到的幅度又更大了。站上大舞台也撐得起場面了。現在幾乎每個會場都有監聽音箱,但演出能不能傳達到會場每一個角落、能不能支配整個會場,終歸還是要回到我自己的狀態,所以這個變化很重要。
年齡也會影響到大家的印象,我想要對抗這一點,想要拓展「這個年齡也能做到這樣的事」的可能性。健身也是為了達成這個目標的手段之一。

真的完全感受不到西川先生今年就50歲了呢。

健身的過程很辛苦就是了。要偷懶的話隨時都能偷懶。不過做了多少訓練、就會有多少成果。正所謂「肌肉不會背叛你」(笑)。
而且「我是個什麼樣的人」完全會體現在自己的身體上。身體就像是自己的名片,也是自己的認同與標誌。

尚未見過的景色,就出發去看吧

5月28日起開始演出的『BURN THE FLOOR BE BRAVE. NO LIMITS.』,西川先生獲選為首位日本特別嘉賓歌手。這是一場全世界頂級舞者以他們訓練有素的肉體帶來充滿戲劇性演出的舞蹈表演,接到邀約的時候你當下的感想是什麼?

老實說,我心想「還有更會唱歌跳舞的人吧!確定沒有搞錯人嗎?」(笑)。

這麼說你沒有馬上答應囉?

我有煩惱了一下。因為,不覺得很討厭嗎?明明是嘉賓歌手,要是突然叫我「快跳舞!」的話怎麼辦(笑)。
雖然在還不習慣的時候也演了不少舞台劇,但國標舞我真的一點經驗都沒有……會擔心「要是突然被舉起來怎麼辦!」(笑)。

西川先生是被舉起來的那個嗎(笑)。

體型上是有可能的嘛(笑)。不過既然是沒見過的景色,就出發去看吧。我就回覆了「非常樂意」。

說不定能看到西川先生跳舞……?

不不不(笑)。
不過我看過他們之前的演出,歌手們也都有跟舞者們互動、主要領唱的歌手也會引導整場表演,不知道會是怎麼樣的演出,我現在非常期待。

『BURN THE FLOOR』表演者的肉體之美也是魅力所在,我很期待能看到西川先生鍛鍊出的體態。

我是沒打算要露啦(笑)。不過所謂的肉體美,魄力是當然的,但會讓人感受到人類的可能性呢。能在這個部分帶給人感動是很棒的事,所以我也會努力鍛鍊身體、融入這個作品(笑)。

想奪走觀眾的視線、給大家不同的刺激

你有見過『BURN THE FLOOR』的演出者了嗎?

我去年去看了韓國公演,也直接跟大家互動了,演出內容非常精彩,各位舞者的體態也都非常完美,我得到不少刺激。

大家是什麼樣的感覺?

他們很包容我拙劣的口語。『BURN THE FLOOR』的成員不只歐美、有世界各國的演出者。光是跟他們溝通,就覺得自己被他們帶著前往新的階段一樣。
另外還有讓我非常印象深刻的事。

什麼事?

他們跳舞時是真的很開心。而且是連正式演出前的彩排也跳得很開心!像我在演舞台劇時如果連著演好幾天,就忍不住會想「要想辦法撐到下次休演日…」(笑)。
但『BURN THE FLOOR』是真的抱著「完全樂在舞台演出」的心情。我覺得觀眾就是被這一點打動、最後也能帶著感動離場。

在這邊想請你談談你面對這次公演是什麼樣的心情?

『BURN THE FLOOR』就像是某種、「舞蹈與音樂的異種格鬥技」一樣,在舞台上並存的同時、也有著「由哪一方掌握主導權」的部分。 大家用「看我這邊」的心情爭奪觀眾的視線也是『BURN THE FLOOR』的精彩之處,我也想用同樣的心情來演出。

這樣聽下來,感覺是跟西川先生至此之前演出過的舞台劇或音樂劇完全不同的演出形式,你認為在『BURN THE FLOOR』當中你扮演的是什麼樣的角色?

這次的日本公演是第11次的演出,也是第一次邀請日本歌手做為嘉賓,我希望我能成為引導日本觀眾的一個窗口。我自己在看『BURN THE FLOOR』的演出之前完全沒接觸過國標舞這個領域,但實際去看了之後覺得非常精彩。我希望大家也能跟我有同樣的發現。
剛剛也說過了,我認為日本娛樂界應該要再更努力一點,尤其是音樂劇,很多百老匯演出都是先在韓國演出過後才引進日本。
舞者們都希望能為觀眾帶來只有在日本才看得到的演出,我也希望能好好扮演自己的角色。

從日本前往世界,你希望能創造這樣的趨勢嗎?

我想也會有很多國外的觀眾來看,所以確實是希望如果能創造出從日本發足到世界的趨勢。也希望能讓大家覺得只有日本才看得到的演出很有魅力,總之希望能完成一場好的表演。

西川先生演出的日本的表演內容,說不定也能在國外的公演看到……?

誰知道呢(笑)。不過如果能因為這樣的契機成為國外公演的演出內容,那我應該也可以硬是跟去巡迴演唱吧(笑)。

    Sh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