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4日

原文刊載於:西川貴教、故郷・滋賀に革命起こす…ソロ活動25周年インタビュー西川貴教「稲妻でイナズマフェス中止」をいじっていただき成長…ソロ活動25周年インタビュー

歌手、演員西川貴教以T.M.Revolution(T.M.R)名義開始個人活動、於本月屆滿25週年。在舞台劇、電影等領域發揮其多才多藝,歷經四分之一世紀的活動,此刻他最重視的是「對故鄉的心意」。於13日起在滋賀縣舉辦絕無僅有、僅在縣內巡演的巡迴演唱會「T.M.R. LIVE REVOLUTION'21 -VOTE-」,揭開這值得紀念的一年的序幕。

訪談:田中雄己

undefined

自西川以「T.M.R」名義展開活動至今經過了25年。

「個人活動是25年,如果把在那之前以樂團出道的活動也算進來正好就30年了。當年滿腦子『總之就是要紅』『一定要在大型會場辦演唱會』短視的自己看來,一定完全無法想像我現在的樣子。」他笑瞇了雙眼,這樣回想當年的自己。

1996年個人出道之後,「WHITE BREATH」(1997年10月)、「HOT LIMIT」(1998年6月)等爆紅歌曲連發,與其極具爆發力的歌聲一同受到矚目的是他的造型,穿著熱褲、全身像是用膠帶纏住的服裝,「常常有人問我『是找哪間行銷公司這麼會』,沒有啊我就是自己在做啊(笑)」

視覺和聽覺都緊緊抓住粉絲的心,總共登上五次NHK紅白歌合戰的舞台,在電視和廣播中展現幽默的談話,音樂劇和電視劇的演技也十分穩定。1998年設立個人事務所,他也展現出身為代表董事的一面。「身為藝人會想要堅持自己想做的事,但同時又要考量公司營運和成本,總是在這樣的矛盾困境中掙扎。」

活躍在在跨界領域之間、建立穩定的地位,其實西川在出道10週年過後,曾經迷惘地想著「下一個舞台在哪裡」。腦中浮現的是「實現自我」一詞,同時回想起「故鄉」的景色。自20歲就上京,他與家人共度的時光並不長。「那裡有夠鄉下,又沒有什麼名產之類的東西,是有很多人會來琵琶湖釣黑鱸,但那是外來種啊(笑)。真的是什麼都沒有的地方,又沒特色。」

這讓他在出道之後還是倍感自卑。以代表董事的身分出席會議,常常會面臨交換特產的場面,「北海道啦、福岡啦都有很具代表性、送這個就沒錯的東西吧。但是滋賀啊,什麼都沒有喔。」他用玩笑包裝自卑,但隨著巡迴演出走訪全國、跟各地方政府的人談話,總是讓他想起任職縣職員的父親的話。「以前我爸曾經跟我說過家鄉的事,原來是這個意思啊。沒想到我居然還記得這麼清楚,但想想又再自然不過了呢。」

上京時下定決心再也不回來,卻也因此讓他倍加思鄉。快要40歲時意識到「自己的根究竟是什麼」,回到出生的故鄉就是必然的結果。住在家鄉的妹妹生了孩子,他對外甥疼愛有加。「我不希望肩負未來的孩子們像我一樣想要遠離家鄉。」西川的人生展開了新的篇章。

2009年,「人生最大轉捩點」到來。他親自主辦的「INAZUMA ROCK FES(閃電搖滾音樂祭)」於草津市烏丸半島開始舉辦。2016年因為遇到落雷,「因為閃電導致閃電音樂祭中斷」成為話題。「很多媒體朋友拿這個當哏,因為這樣變得很有名(笑)」如今已經成長為西日本最大型的戶外音樂活動,每年持續舉辦(2020年為線上直播型式)。「在日本要回饋社會非常困難。在自己的生活有保障之後為了實現自我而開始做公益,大家還是會說『說穿了你還是想藉此賺錢吧?』(笑)」他說得害臊,但總是會捐出部分活動收益做為琵琶湖的環境保護之用。

個人出道25週年,他以心心念念「總有一天想辦」的故鄉巡迴演唱會揭開序幕。自5月13日的滋賀縣立藝術劇場琵琶湖展演廳起跑、共11個會場25公演。以T.M.R名義舉辦的專場演唱會,是自2015年5月以來、睽違四年了。「對我來說,音樂、演技、娛樂對『地方創生』都成為同等重要的事。雖然繞了一大段遠路,但最終還是回歸到現在的狀態。」

剛出道時走在街上被路人叫住時幾乎都是「TM桑」,歌手以外的活動日漸增加的現在則是愈來愈常被稱呼「西川先生」。「能讓大家認識我是西川當然很感激,但會有現在的我都是T.M.R給我的契機。我想好好感謝一路支持我的粉絲。最近的活動愈來愈多元,好像有一種『是不是不會再以TM活動了』的氛圍,但絕無此事。我想要給大家一種,像是『想吃那間店的那一道餐』『對對對,就是這個味道』,持續提供大家這樣的安心感。」他以幽默感十足的表現,展現了身為音樂人的堅持。

    Sh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